“筒子楼”七八十年代国企事业单位住房分配制度紧张的特有产物,狭小的面积、长走廊、公用的卫生间……在柏树街102号的原合川市经委旧址,就是这样一栋颇具特色的筒子楼。
穿过一条漆黑短促的甬道,一栋带着浓重怀旧情愫的“筒子楼”便出现在眼前。
类“四合院”的结构将层层住户圈在一起,当年“东家开灶西家香”的热络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临近中午,正好遇到买菜回来的住客。随着时间的推移,居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原合川市经委的老员工以外,还多了不少后来的租客。
从“筒子楼”中部的楼梯拾阶而上,旁边的铁栏杆锈迹斑斑,稍不注意脚下就会有踩空的危险。
二楼角落有一位“特殊”的租客。租客叫袁琼,在这里开了20来年的制衣铺了。
筒子楼有个“缺点”就是采光不算太好,很多时候大白天也需要开着灯光。亮着微黄灯光的是原合川市经委的炊事员冉友全老人和老伴刘志芬的家。
冉大爷和老伴从81年修建好“筒子楼”以来,就一直住在这里。现在喝着茶,回忆起当年,讲述着,还是依旧感慨不已。
董建,草街人。也是这栋楼的后来租客。儿子在合川城里打工,一家三口住这里。日子不算富裕,也过得安乐。
透过楼道能看到,“筒子楼”外新修的高楼,与这里形成鲜明对比。“筒子楼”内的“老”房客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方式,却依旧淳朴而宁静。

“筒子楼”作为七八十年代国企事业单位住房分配制度紧张的产物,狭小的面积、长走廊、公用的卫生间……无数中国人在这里结婚生子,奏鸣着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位于柏树街102号的原合川市经委旧址,就还延留着一栋颇具特色的筒子楼。

这栋楼隐藏在车水马龙的柏树街街道的狭巷内,穿过一条漆黑短促的甬道,一栋带着浓重怀旧情愫的“筒子楼”便出现在记者的眼前。这处“筒子楼”有点特别,它类“四合院”的结构将层层住户圈在一起,当年“东家开灶西家香”的热络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如今,随着一批批原住户的搬出,这里也渐渐“老”去,除了少数原合川市经委的老员工,居住在此的大多是后来租客。

从“筒子楼”中部的楼梯拾阶而上,旁边的铁栏杆锈迹斑斑,稍不注意脚下就会有踩空的危险。上到二楼,在不太光亮的过道尽头,门户敞亮的一家住户吸引了记者注意。这是老裁缝袁琼所租的店铺,因为租金便宜,她的制衣铺不知不觉已开了20年。不足30㎡房间,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布匹,做好的成衣和西装被整齐地挂在墙上。在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张简易床,袁琼说,因为常年久坐,脊椎已经出现了问题,实在痛得受不了时,她就在床上躺着歇一会儿。暗黄的台灯下,袁琼动作娴熟地给裤子打着边,这是上个月末来自重庆的一位老顾客订的货。“生意最好的时候应该是十年前吧,现在大家都学会网购了,除了一些多年的老顾客,谁还会来我这里订做衣服哦。不过就算是不赚一分钱,老顾客的订单我还是会尽心尽力完成,这讲求的就是我们生意人的信誉。”

在五楼203号房,一对八旬老夫妇在里屋卧室看着电视。老大爷叫冉友全,年轻时是原合川市经委的炊事员,他和老伴刘志芬从81年修建好“筒子楼”以来,就一直住在这里。冉大爷悠闲地喝着茶,回忆起当年,“喏,那一楼公共厕所那个位置就是我们分得的第一间房。后来,随着孩子们的出生,我们就出了几千块钱买下了现在这间住房。这房子跟我一样越来越老,你看嘛,走廊上的楼梯和扶栏都坏了……”说起对老房子的感情,冉大爷感慨不已。

“筒子楼”外,是繁杂喧嚣的闹市街头;楼内,“老”房客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方式,淳朴而宁静。

第33期
  • 提示:支持鼠标滚轮翻页
  • ←上 下→
筒子楼里的“老”房客,“老”房客的老故事。楼外是闹市的车水马龙,楼内的淳朴一如当初。
筒子楼里的
“老”房客
文/陈倩  图/王瑜瑜
“筒子楼”七八十年代国企事业单位住房分配制度紧张的特有产物,狭小的面积、长走廊、公用的卫生间……在柏树街102号的原合川市经委旧址,就是这样一栋颇具特色的筒子楼。
穿过一条漆黑短促的甬道,一栋带着浓重怀旧情愫的“筒子楼”便出现在眼前。
类“四合院”的结构将层层住户圈在一起,当年“东家开灶西家香”的热络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临近中午,正好遇到买菜回来的住客。随着时间的推移,居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原合川市经委的老员工以外,还多了不少后来的租客。
从“筒子楼”中部的楼梯拾阶而上,旁边的铁栏杆锈迹斑斑,稍不注意脚下就会有踩空的危险。
二楼角落有一位“特殊”的租客。租客叫袁琼,在这里开了20来年的制衣铺了。
筒子楼有个“缺点”就是采光不算太好,很多时候大白天也需要开着灯光。亮着微黄灯光的是原合川市经委的炊事员冉友全老人和老伴刘志芬的家。
冉大爷和老伴从81年修建好“筒子楼”以来,就一直住在这里。现在喝着茶,回忆起当年,讲述着,还是依旧感慨不已。
董建,草街人。也是这栋楼的后来租客。儿子在合川城里打工,一家三口住这里。日子不算富裕,也过得安乐。
透过楼道能看到,“筒子楼”外新修的高楼,与这里形成鲜明对比。“筒子楼”内的“老”房客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方式,却依旧淳朴而宁静。

“筒子楼”作为七八十年代国企事业单位住房分配制度紧张的产物,狭小的面积、长走廊、公用的卫生间……无数中国人在这里结婚生子,奏鸣着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位于柏树街102号的原合川市经委旧址,就还延留着一栋颇具特色的筒子楼。

这栋楼隐藏在车水马龙的柏树街街道的狭巷内,穿过一条漆黑短促的甬道,一栋带着浓重怀旧情愫的“筒子楼”便出现在记者的眼前。这处“筒子楼”有点特别,它类“四合院”的结构将层层住户圈在一起,当年“东家开灶西家香”的热络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如今,随着一批批原住户的搬出,这里也渐渐“老”去,除了少数原合川市经委的老员工,居住在此的大多是后来租客。

从“筒子楼”中部的楼梯拾阶而上,旁边的铁栏杆锈迹斑斑,稍不注意脚下就会有踩空的危险。上到二楼,在不太光亮的过道尽头,门户敞亮的一家住户吸引了记者注意。这是老裁缝袁琼所租的店铺,因为租金便宜,她的制衣铺不知不觉已开了20年。不足30㎡房间,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布匹,做好的成衣和西装被整齐地挂在墙上。在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张简易床,袁琼说,因为常年久坐,脊椎已经出现了问题,实在痛得受不了时,她就在床上躺着歇一会儿。暗黄的台灯下,袁琼动作娴熟地给裤子打着边,这是上个月末来自重庆的一位老顾客订的货。“生意最好的时候应该是十年前吧,现在大家都学会网购了,除了一些多年的老顾客,谁还会来我这里订做衣服哦。不过就算是不赚一分钱,老顾客的订单我还是会尽心尽力完成,这讲求的就是我们生意人的信誉。”

在五楼203号房,一对八旬老夫妇在里屋卧室看着电视。老大爷叫冉友全,年轻时是原合川市经委的炊事员,他和老伴刘志芬从81年修建好“筒子楼”以来,就一直住在这里。冉大爷悠闲地喝着茶,回忆起当年,“喏,那一楼公共厕所那个位置就是我们分得的第一间房。后来,随着孩子们的出生,我们就出了几千块钱买下了现在这间住房。这房子跟我一样越来越老,你看嘛,走廊上的楼梯和扶栏都坏了……”说起对老房子的感情,冉大爷感慨不已。

“筒子楼”外,是繁杂喧嚣的闹市街头;楼内,“老”房客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方式,淳朴而宁静。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Copyright ©2014-2015 JRHCW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合川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希尔安大道225号文化艺术中心A区3楼 邮编:401519 招商电话:023-85138388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