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畔的江润大道路旁,层叠的高楼建筑包围下,一座朱红楼阁傍山而立,这就是三佛寺,一座在闹市中独守静谧的寺庙。
早在南宋时期,三佛寺就已经伫立于此。当时因嘉陵江中水多滩急,众商贾捐资于石崖上雕塑佛像一尊,予以供奉,意在保佑过往船只平安。
寺门下,算命的奶奶与休息的工人、拜佛的街坊在闲聊,不是悬而又悬的玄学异论,只是简单的家长里短。
寺门的背后刻着“慈悲为怀”四个大字。
进入寺庙,在二层平台的角落摆着不少打理整齐的盆景,给寺庙增添不少生机。
青翠的树梢上挂满了“红绳”,这是访客们留下的许愿结。上面写着“早生贵子”、“生意兴隆”……每一个美好的祈愿在春风拂动中充满生机。
观音殿的僧人在指引访客朝拜。
拜过观音的访客向“师傅”询问运势。
幽暗的长廊,阳光透过朱红的立柱洒进来,让光和暗交织成斑驳的倒影在墙上的石碑上,石碑上刻着关于三佛寺的历史。
穿过长廊,正好遇见一位在打扫庭院的僧人。僧人法号宗海,合川人,在三佛寺出家,到今年四年了。
四年的时间,每天念经诵佛,打扫庭院,帮助住持处理寺庙的日常事务……没事的时间坐在居士房的走廊上,看看面前的江水就觉得身心舒畅。
在寺庙最高层的大雄宝殿中,记者见到一位虔诚拜佛的胡女士。胡女士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附近的寺庙做义工,为寺中的菩萨“更衣洗尘”,打扫卫生。平时没事也会来寺庙里逛逛,心也会静一点。
时光荏苒,寺旁的环境在变,而寺一直都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也不会变。立于楼宇间的三佛寺,希冀静好,岁月依旧。

青山幽谷,庙宇听禅。记忆中,佛家寺庙向来只存在于远离尘嚣僻静之地。而在嘉陵江畔的江润大道路旁,层叠的高楼建筑包围下,一座朱红楼阁傍山而立,顺山势层层错落,精致而恢弘,这就是三佛寺,一座在闹市中独守静谧的寺庙。

其实早在南宋时期,三佛寺就已经伫立在此。寺庙的建立,大多源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三佛寺也不例外。当时因嘉陵江中水多滩急,众商贾捐资于石崖上雕塑佛像一尊,予以供奉,意在保佑过往船只平安。千百年间,三佛寺经历了无数兴衰,文革时惨遭损毁,直到1994年才得以复建。现在的三佛寺有大雄宝殿、四大天王殿、观音殿、普陀岩、客堂、食堂、居士房、钟鼓楼、文殊殿、普贤殿等建筑。2003年经批准,开放为宗教活动场所。江畔居民多了一处祈福游玩的清凉圣地。

午后的街道,安静而闲适。三佛寺门前不时的熙攘,在“慈悲为怀”的寺门下,算命的奶奶与休息的工人、拜佛的街坊在闲聊,不是悬而又悬的玄学异论,只是简单的家长里短。

穿过笑脸相迎的弥勒佛殿,青灰的墙壁与折转的石阶逐级高升,站在飞檐的阴影中,仰望着古韵朱阁与现代高层居民楼毗邻而立,岁月的沉积与静好此刻感同身受。

登上二层平台,楼梯两旁摇曳的青翠树梢挂满了“红绳”,这是访客们留下的许愿结。上面写着“早生贵子”、“生意兴隆”……每一个美好的祈愿在春风拂动中充满生机。

幽暗的长廊,阳光透过朱红的立柱洒进来,让光和暗交织成斑驳的倒影在墙上的石碑上,石碑上刻着关于三佛寺的历史。穿过长廊,正好遇见一位在打扫庭院的僧人。与僧人的闲聊中了解到,僧人法号宗海,合川人,在三佛寺出家,到今年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每天念经诵佛,打扫庭院,帮助住持处理寺庙的日常事务……没事的时间坐在居士房的走廊上,看看面前的江水就觉得身心舒畅。宗海师傅提到,每到初一十五、传统节日/节气,就是寺庙香火最旺盛的时候。

在寺庙最高层的大雄宝殿中,记者看到一位颇为虔诚的中年女士,只见她十指合一,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在佛像前久久伫立。采访得知,这位女士姓胡。胡女士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附近的寺庙做义工,为寺中的菩萨“更衣洗尘”,打扫卫生。平时没事也会来寺庙里逛逛,心也会静一点。“信什么无所谓,心存善念是最重要的。”胡女士这样说道。

在大殿旁边的一栋楼是居士房,这里视野开阔,嘉陵江畔的景致尽收眼底。回望三佛寺正殿,曾背靠山石的布局现看来更像“委身”于现代高层建筑之中。钢筋水泥、红墙绿瓦、市井喧闹、精心之地……这些看起来并不搭调的东西,却是这里特殊而和谐的存在。

时光荏苒,寺旁的环境在变,而寺一直都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也不会变。立于楼宇间的三佛寺,希冀静好,岁月依旧。

第35期
  • 提示:支持鼠标滚轮翻页
  • ←上 下→
大隐隐于市,在钢筋水泥包围下的“闹市”也可觅得如此“禅意”。
大隐隐于市
——闹市中的禅意
文/朱明达 王瑜瑜  图/王瑜瑜 何冬晨 龙玲 朱明达
嘉陵江畔的江润大道路旁,层叠的高楼建筑包围下,一座朱红楼阁傍山而立,这就是三佛寺,一座在闹市中独守静谧的寺庙。
早在南宋时期,三佛寺就已经伫立于此。当时因嘉陵江中水多滩急,众商贾捐资于石崖上雕塑佛像一尊,予以供奉,意在保佑过往船只平安。
寺门下,算命的奶奶与休息的工人、拜佛的街坊在闲聊,不是悬而又悬的玄学异论,只是简单的家长里短。
寺门的背后刻着“慈悲为怀”四个大字。
进入寺庙,在二层平台的角落摆着不少打理整齐的盆景,给寺庙增添不少生机。
青翠的树梢上挂满了“红绳”,这是访客们留下的许愿结。上面写着“早生贵子”、“生意兴隆”……每一个美好的祈愿在春风拂动中充满生机。
观音殿的僧人在指引访客朝拜。
拜过观音的访客向“师傅”询问运势。
幽暗的长廊,阳光透过朱红的立柱洒进来,让光和暗交织成斑驳的倒影在墙上的石碑上,石碑上刻着关于三佛寺的历史。
穿过长廊,正好遇见一位在打扫庭院的僧人。僧人法号宗海,合川人,在三佛寺出家,到今年四年了。
四年的时间,每天念经诵佛,打扫庭院,帮助住持处理寺庙的日常事务……没事的时间坐在居士房的走廊上,看看面前的江水就觉得身心舒畅。
在寺庙最高层的大雄宝殿中,记者见到一位虔诚拜佛的胡女士。胡女士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附近的寺庙做义工,为寺中的菩萨“更衣洗尘”,打扫卫生。平时没事也会来寺庙里逛逛,心也会静一点。
时光荏苒,寺旁的环境在变,而寺一直都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也不会变。立于楼宇间的三佛寺,希冀静好,岁月依旧。

青山幽谷,庙宇听禅。记忆中,佛家寺庙向来只存在于远离尘嚣僻静之地。而在嘉陵江畔的江润大道路旁,层叠的高楼建筑包围下,一座朱红楼阁傍山而立,顺山势层层错落,精致而恢弘,这就是三佛寺,一座在闹市中独守静谧的寺庙。

其实早在南宋时期,三佛寺就已经伫立在此。寺庙的建立,大多源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三佛寺也不例外。当时因嘉陵江中水多滩急,众商贾捐资于石崖上雕塑佛像一尊,予以供奉,意在保佑过往船只平安。千百年间,三佛寺经历了无数兴衰,文革时惨遭损毁,直到1994年才得以复建。现在的三佛寺有大雄宝殿、四大天王殿、观音殿、普陀岩、客堂、食堂、居士房、钟鼓楼、文殊殿、普贤殿等建筑。2003年经批准,开放为宗教活动场所。江畔居民多了一处祈福游玩的清凉圣地。

午后的街道,安静而闲适。三佛寺门前不时的熙攘,在“慈悲为怀”的寺门下,算命的奶奶与休息的工人、拜佛的街坊在闲聊,不是悬而又悬的玄学异论,只是简单的家长里短。

穿过笑脸相迎的弥勒佛殿,青灰的墙壁与折转的石阶逐级高升,站在飞檐的阴影中,仰望着古韵朱阁与现代高层居民楼毗邻而立,岁月的沉积与静好此刻感同身受。

登上二层平台,楼梯两旁摇曳的青翠树梢挂满了“红绳”,这是访客们留下的许愿结。上面写着“早生贵子”、“生意兴隆”……每一个美好的祈愿在春风拂动中充满生机。

幽暗的长廊,阳光透过朱红的立柱洒进来,让光和暗交织成斑驳的倒影在墙上的石碑上,石碑上刻着关于三佛寺的历史。穿过长廊,正好遇见一位在打扫庭院的僧人。与僧人的闲聊中了解到,僧人法号宗海,合川人,在三佛寺出家,到今年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每天念经诵佛,打扫庭院,帮助住持处理寺庙的日常事务……没事的时间坐在居士房的走廊上,看看面前的江水就觉得身心舒畅。宗海师傅提到,每到初一十五、传统节日/节气,就是寺庙香火最旺盛的时候。

在寺庙最高层的大雄宝殿中,记者看到一位颇为虔诚的中年女士,只见她十指合一,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在佛像前久久伫立。采访得知,这位女士姓胡。胡女士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附近的寺庙做义工,为寺中的菩萨“更衣洗尘”,打扫卫生。平时没事也会来寺庙里逛逛,心也会静一点。“信什么无所谓,心存善念是最重要的。”胡女士这样说道。

在大殿旁边的一栋楼是居士房,这里视野开阔,嘉陵江畔的景致尽收眼底。回望三佛寺正殿,曾背靠山石的布局现看来更像“委身”于现代高层建筑之中。钢筋水泥、红墙绿瓦、市井喧闹、精心之地……这些看起来并不搭调的东西,却是这里特殊而和谐的存在。

时光荏苒,寺旁的环境在变,而寺一直都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也不会变。立于楼宇间的三佛寺,希冀静好,岁月依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Copyright ©2014-2015 JRHCW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合川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希尔安大道225号文化艺术中心A区3楼 邮编:401519 招商电话:023-85138388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