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河流,谁来治,怎么治?
为了南溪河,重庆的河长找上四川同行,携手寻找答案——
七枚公章治好跨界河(绿色家园)

2017-08-28 09:05   来源:人民日报

  治理完成后的南溪河水清岸绿。

  李智英摄

  南溪河,全长92公里,在水系发达的川渝,这样的河流真算不得大河。可就是这样一条不大的河,不仅跨乡镇,还跨川渝两地,流经7镇后汇入嘉陵江。在有的河段,河水从中心线划开,一个镇管一边。

  南溪河该谁治理,如何治理,一直是两省(市)比较头疼的问题。2017年初,河长制在重庆市合川区全面推开。南溪河的重庆河长们找上了四川同行,剖析问题根源,寻求解决办法。随后,靠着一份盖上7个公章的协议,南溪河的水,一天天愈发清了……

  要想彻底治好南溪河,单靠哪一段使劲儿都不灵

  7乡镇的公章盖下来,是一系列制度与一致行动

  “镇里一直有治理南溪河的想法,但是苦于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重庆市合川区三庙镇党委书记胡世才说,“以前镇里也在境内这一段河水上下了不少功夫,但是因为没有上下游的协同治理,治标难治本。”

  水面漂的是垃圾、河道积满了淤泥,这曾是不少合川老百姓提起南溪河的第一印象。乡亲们谁不盼着这家门口的河能像从前一样,河水清澈、潺潺不息,河滩上长满绿草、开满野花。

  年初,胡世才的头上,多了合川区三庙镇总河长,区级河流三庙河、南溪河三庙段河长的职务。

  “有了这个职务以后,我要负责全镇河长制的组织领导、决策部署和考核监督,审定全镇河长制工作方案,关键是,要解决河长制推行及实施过程中的重大问题。”胡世才说,新官上任,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南溪河。

  要想彻底治好南溪河,单靠哪一段使劲儿都不灵。胡世才左思右想,觉得还得做“联动”的文章。今年5月,他找到合川境内二郎、燕窝、古楼、龙凤与四川省武胜县的万隆、清平各乡镇的负责人,大家坐下来讨论一番之后,7个乡镇一起签订了联合共治协议。

  7个公章盖下来,南溪河流域环境保护定期联席会议制度、流域环境污染联防联控制度、流域生态环境事故协商处置制度、河长制联络制度,宣告建立。按照自愿参与、平等互利、协同应对、优势互补的原则,7乡镇对流域内信息共享、协同管理、联合巡查达成了共识。

  在这份协议的框架之下,各乡镇协同就养殖污染治理、场镇污水截流、排污口整治、河道清淤、岸坡环境治理等形成了共识,同步开展专项整治。

  对河流来说,沿岸养殖场是一个重要污染源。6月份以来,仅武胜县清平镇就关掉南溪河段的8家养殖场,减少了24万只鸭子养殖带来的污染。

  其他乡镇也不怠慢,一起治河,拖了后腿太丢人!合川区三庙镇、古楼镇联合区环保局等单位,已经开展两次南溪河流域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治理联合行动,关闭了4家大型畜禽养殖场。

  “形成协议,协作治河,河长制是关键抓手。”胡世才说,7个乡镇负责人,也都是南溪河的河长,这是合作开展的基础。而河长制推行快的区域,又倒逼了其他地方加快动作跟上来。

  治河得发动各方力量,形成更大社会影响

  “民间河长”加盟,村里人都乐意为河水做点事

  在三庙镇南溪河畔,透明的河水顺着河床缓缓流过,两岸绿树成荫,绿意不断。

  “我们脚下的这片砂石河堤,都是河里清出来的淤泥堆积而成。马上就要变成一片河边湿地了。”胡世才介绍说,要保障河畅水清,第一步就得清淤。三庙镇先后6次动用大型机械设备在三庙河、南溪河清淤疏浚,清除阻碍水流泥石堆24处、垃圾25吨、淤泥近100立方米。

  为有效控制面源污染,三庙镇还着力推广测土配方施肥等新技术,促进农药、化肥亩均施用量下降。“长远来看,镇里积极推进河流系统治理和湿地公园规划建设,促进生态修复和保护,拓展自然河湖、湿地等水源涵养空间。”胡世才说。

  治河也得发动各方力量,形成更大社会影响,才能让大家更好参与治河,爱护治河成果。结合全国文明城区创建、人大代表回娘家等活动,三庙镇组织志愿者和周边群众,集中清理河道两岸垃圾。同时,结合农村环境整治,三庙镇建立了河岸垃圾常态化清理制度。

  河流治理无法一蹴而就,长远的巡查、维护和管理,都需要人力物力的投入。作为河长,胡世才动脑筋找到更多“同盟军”。

  “河长制不仅是政府行为,也需要强化社会参与。我们正在试点招募‘民间河长’。”胡世才说,“在部分成熟河段,水域周边农业开发企业法人、在当地较有威望的知名人士或有较强责任心和正义感的个人, 有能力有意愿,我们将选聘其担任‘民间河长’。”

  6月,三庙镇发出“民间河长”招募令,目前响应者不少。其中,戴花村响水滩农业园业主何波就已经“走马上任”。何波负责的河段长两公里,他隔几天就会沿着河边巡视一圈。有没有河岸垃圾,有没有企业偷排,他都要检查监督。

  “河段巡查员、护河宣传员、政府参谋员、河长联络员、爱河示范员,我的职责就是做好这5个员。”何波说,“我从小在河边长大,靠水吃水。我们村里人,想要一湾清水河,接受不了它变成臭水沟。不只我,村里人都乐意为这段河水做点事。”

  一本“河长手册”,让基层河长工作条理化、规范化、标准化

  探索新方式新方法,协同共治跨界河

  可以说,南溪河治理是合川治水的一个缩影。合川境内河流水系发达,许多河流都存在跨省界、跨区县界的情况。河流水质要达标,做好跨界河流协调联动是关键。合川区河长办牵头拟定了跨界河流联动制度,并要求各镇街主动作为,协调好上下游、左右岸的治理关系。

  从南溪河先行先试的情况看,联动制度确实起到了预期的效果。

  在合川区,有区、镇街、村(社区)三级河长,基层河长众多。河长制是新的制度,而基层人员素质又参差不齐。“为使河长制管理工作条理化、规范化、标准化,便于各级河长参照运用和操作,我们除了联动制度,还编制了系列河道保护管理导则。”合川区河长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这一系列制度包括河道清淤整治导则、河库清洁卫生标准导则、农村散养畜禽管理导则、湖库水产养殖导则、临河库建筑物规范导则、河库水资源涵养与水生态植物导则等,现已印发到每一个基层河长的手上。

  “给基层河长编制工作手册,我们的导则都力求文字精准、浅显易懂,便于操作。”这位负责人说。

  “刚拿到那个导则,我还担心是些大道理,打开一看,比如河库环境卫生实行‘两有三无’标准:河库有蜻蜓、水黾、青蛙,岸坡有绿化,河岸无垃圾,水体无杂物,河道无阻塞,这一看就明白了嘛。”合川区古楼镇党委书记、南溪河古楼段河长陈登立说,“对照导则,好好执行,真是省了不少心。”

  “举个例子,你看我们的南溪河,和别的河有什么不一样?”陈登立言语中透着自豪,“看出来了吧,两岸没有水泥混凝土堆出来的堤岸。这就是看了导则学到的。河岸是泥巴地,上面长满了树木,青蛙和白鹤们,在这里能存活、栖息、繁衍。”

  对河长,光有服务当然不够,合川区还确立了河长制的考核问责与激励制度。对镇街河长、区级责任单位主要负责人的问责方式包括:通报批评,诫勉谈话,组织调整,纪律处分。对河长制工作推进成绩突出、成效明显的单位和个人予以表扬并评选优秀河长,结果作为个人职务晋升的重要依据。

  “作为一项全新的工作, ‘河长制’摆上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我们在积极探索河长制工作方式方法。”合川区河长办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合川各级河长已经到位,在大家的努力之下,跨区县和跨界河流、水库正实行流域联动、协同共治,河库普查和清河行动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编辑:曹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