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滩有一种能够进入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2018-01-02 16:09   来源:合川日报

  丁伯慧 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重庆文学院第二届签约作家,重庆市合川区作协副主席。现为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创意写作学院院长、钓鱼城研究院院长。在《十月》《大家》《北京文学》《小说月报·原创版》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数十部。曾被《小说选刊》选载及收入多种小说集。出版有长篇小说《第三只手》《跑马镇情人》《过涞滩》等多部。另有专著《创意写作》出版。获首届新屈原文学奖、第三届中国法制文学大赛长篇小说奖、重庆文学奖。
  对作家丁伯慧而言,2017年12月可以说是好事成双。12月10日,他刚刚签约成为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接着又以长篇小说《归去来》捧走第七届重庆文学奖,而《归去来》2017年出版单行本,更名为《过涞滩》。一个外乡人为何对涞滩情有独钟?丁伯慧这样回答道:涞滩有一种能够进入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一问:首先恭喜你的长篇小说荣获第七届重庆文学奖,并成为重庆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可谓是双喜临门。据了解,2017年你的第六部长篇小说《过涞滩》单行本面世,能简要介绍一下《过涞滩》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吗?
  丁伯慧:谢谢。重庆文学奖参评的长篇小说,是发表在《百花洲》杂志上的《归去来》,很多读者不知道,其实《归去来》就是《过涞滩》。2017年出版单行本的时候,特地改的名。《过涞滩》主要内容就是两代两位外地人偶然来到重庆合川涞滩古镇,留了下来,与一个家族中的两代女子,各自发生了一段爱恨情仇的故事。
  二问:涞滩的什么东西进入了你的灵魂,并触发了你的写作灵感?
  丁伯慧:涞滩是一座千年古镇,站在古镇的石板路上,看到两旁青瓦石砖的房屋和屋边布满苔藓的大石缸,如果不是偶尔到来的汽车,你几乎感觉不到,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我被这座小镇惊呆了。恍恍惚惚中,我依稀感到,我又回到故乡了,我记忆中的那个故乡。以后,我经常到这座小镇来。我时常整上午整下午地坐在山间的桔林里,看远方的渠江水静静流过,看身边的苦杞和苍耳子鲜亮地活着。晚上,住在二佛寺旁边的回龙客栈,听着风吹院子里菩提树叶的声音,记忆中的很多东西,就像一本放在院子里的书一样,被风一页页吹开,重新展现在我眼前。在耳边的狗叫声中,在苍茫的夜色中,刘明夷、方娅和大秀来了,郭晖和桔子这些小说人物就出来了。于是,我把他们的故事都记录了下来。
  三问:你认为《过涞滩》这部小说的亮点是什么?哪些情节最能吸引读者?
  丁伯慧:作家最怕“亮点”这个词。在自己的小说中去寻找“亮点”,是一种自讨苦吃也很无趣的事。一部作品完成之后,里面的人物就是活着的了,有自己的生命了。对于这部作品,作者和读者就是对等的关系。作者可以有自己的偏好,读者也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你不能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小说以《归去来》为名在《百花洲》杂志上发表时,曾有一位江西的读者通过微博和我交流。她问我最喜欢小说中的哪个人物,我说我喜欢桔子。她说她最喜欢方娅,她觉得方娅很可怜。这让我大吃一惊,甚至激发了我去重新认识小说中的人物。
  四问:此前你在湖北的杂志社工作了十年,为什么会离开熟悉的地方选择到合川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并定居?
  丁伯慧:学校董事长邀请我来学校任教,并安排我先来考察,于是我就来到了合川,一来我就喜欢上了这里。汽车一进入合川,我就被这里的慢生活所吸引。当时大街上走着的人都是慢悠悠的,生活节奏比较慢。我认为生活就该是这样,不应该老是急匆匆在路上奔跑。另外,这里的人也很和善,我走在小区时,陌生的大爷大妈还会主动过来找我聊天说话,这在我以前生活的地方是难以想象的。还有一次我和家人想去合川重百商场,但不知道该怎么走,便去一个小店问路。问完路我们刚走没几步,那个小店的店主便急匆匆跑过来追上我们说,“你们是外地人不知道怎么走,我还是带你们过去吧!”这个店主把小店交给其他人帮忙照看,只是为了给陌生人带路,这件小事让我感受到合川人的热情,感受到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友善,这也是我选择留在合川的原因之一。
  五问:你已经顺利签约,成为重庆文学院的签约作家了,能谈谈你接下来的创作计划吗?
  丁伯慧:我手头上有几部准备好的中篇小说要完成。另外,有两部准备了很多年的长篇小说,是更长远的目标。对于我而言,写作是一件悲哀的事。一部作品出版后,我自己是不会看的,我顶多会看看它的装帧设计。我会发现其中的诸多不是,从而非常不喜欢它。我又把希望寄托在下一部作品上。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赵静瑜

更多合川资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如果你有感人事、烦心事、新鲜事,关注“今日合川”客户端,点击政务问政平台爆料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