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0日,晨曦微启,薄雾未消的嘉滨路上人烟还比较稀少。家住东海一期的刘大叔和妻子张阿姨走出了小区门口,记者也一路跟随。他们穿过一条名叫登云街的背街,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蟠龙路市场北门处的一家土猪肉店铺。每当临近年关,夫妻俩都会亲手制作一些腊肠,寄给远在山西工作的儿子。称好肥瘦兼有的前夹肉,据刘大叔介绍,做腊肠必须选择前夹肉,这样做出来的腊肠味道才好。张阿姨觉得,人不管走多远都会想念家乡的味道,尤其是这“年味儿”。“我们这儿只有吃过了香肠,才叫过了年。挑选完肉后,经过称重、烧皮、切块,最后刘大叔将装袋的猪肉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购物手拉车里,拉着“收获”的小拉车,夫妻俩欣欣然地回家了,此时街道的人渐渐多起来。清晨的江面太阳刚刚升起来,江面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非常美丽。回到家,他们开始在厨房忙碌着。将肉淘洗干净后,刘大叔便给肉拌佐料,先后洒了盐、花椒、酒等调料,搅拌均匀,时不时地用舌尖尝尝咸淡。刘大叔将肠衣的一端套上塑料环,便成了“漏斗状”,抓取几块肉从漏斗口慢慢地塞进去。一灌一挤,薄薄的肠衣逐渐变得充盈,肥瘦相间,显得肉味儿十足。张阿姨则准备灌肠用的肠衣,还有细绳、细针等工具。准备就绪后,就开始灌香肠了。每做好一节香肠,张阿姨就用细针在上面扎几个针眼,看似随意的动作也有讲究。“这针眼扎少了,气排不完,扎多了肠衣容易破。”大约两三个小时后,一串串粗细匀称、色泽鲜艳的香肠成型了,刘大叔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挂在阳台上的竹竿上进行晾晒。这是烟熏腊肠所用的燃料,这些都是刘大叔从外面整理收集回来的,所有工序都自己做才吃的放心。有人说,头一年灌制的香肠,第二年吃的时候会有一股特别的滋味,回味无穷。或许当他乡游子吃着家人亲手准备的香肠时,吃的是美味,回味的更是家人的爱、家乡的味道。

    110日,晨曦微启,薄雾未消的嘉滨路上人烟还比较稀少。家住东海一期的刘大叔和妻子张阿姨走出了小区门口,记者也一路跟随。他们穿过一条名叫登云街的背街,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蟠龙路市场北门处的一家土猪肉店铺。

    每当临近年关,夫妻俩都会亲手制作一些腊肠,寄给远在山西工作的儿子。张阿姨觉得,人不管走多远都会想念家乡的味道,尤其是这“年味儿”。“我们这儿只有吃过了香肠,才叫过了年。”

    而制作腊肠,还得从选肉开始。只见肉铺的案板上摆放和悬挂着大小不一的新鲜猪肉,对于有选择困难症的记者来说,挑选起来实在无从下手。张阿姨说,挑选灌香肠的肉是有窍门的。她指着案板上其中一块肉说:“要这种前夹子肉,你看,皮厚肉鲜,一看就是‘粮食猪’的肉。”挑选完肉后,经过称重、烧皮、切块,最后刘大叔将装袋的猪肉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购物手拉车里。

    拉着“收获”的小拉车,夫妻俩欣欣然地回家了,此时街道的人渐渐多起来。回到家,他们开始在厨房忙碌着。将肉淘洗干净后,刘大叔便给肉拌佐料,先后洒了盐、花椒、酒等调料,搅拌均匀,时不时地用舌尖尝尝咸淡。张阿姨则准备灌肠用的肠衣,还有细绳、细针等工具。准备就绪后,就开始灌香肠了。

    张阿姨将肠衣的一端套上塑料环,便成了“漏斗状”,抓取几块肉从漏斗口慢慢地塞进去。一灌一挤,薄薄的肠衣逐渐变得充盈,肥瘦相间,显得肉味儿十足。每做好一节香肠,张阿姨就用细针在上面扎几个针眼,看似随意的动作也有讲究。“这针眼扎少了,气排不完,扎多了肠衣容易破。”

    大约两三个小时后,一串串粗细匀称、色泽鲜艳的香肠成型了,刘大叔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挂在阳台上的竹竿上进行晾晒。“差不多晾几天,让它出出水份,就可以熏制了。”看着忙活一上午的成果,刘大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有人说,头一年灌制的香肠,第二年吃的时候会有一股特别的滋味,回味无穷。或许当他乡游子吃着家人亲手准备的香肠时,吃的是美味,回味的更是家人的爱、家乡的味道。

第69期
  • 提示:支持鼠标滚轮翻页
  • ←上 下→
当他乡游子吃着家人亲手准备的香肠时,吃的是美味,回味的更是家人的爱、家乡的味道。
舌尖上的年味与乡愁——川味腊肠
文/蒲娅娜  图/余启华

    

1月10日,晨曦微启,薄雾未消的嘉滨路上人烟还比较稀少。家住东海一期的刘大叔和妻子张阿姨走出了小区门口,记者也一路跟随。他们穿过一条名叫登云街的背街,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蟠龙路市场北门处的一家土猪肉店铺。每当临近年关,夫妻俩都会亲手制作一些腊肠,寄给远在山西工作的儿子。称好肥瘦兼有的前夹肉,据刘大叔介绍,做腊肠必须选择前夹肉,这样做出来的腊肠味道才好。张阿姨觉得,人不管走多远都会想念家乡的味道,尤其是这“年味儿”。“我们这儿只有吃过了香肠,才叫过了年。挑选完肉后,经过称重、烧皮、切块,最后刘大叔将装袋的猪肉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购物手拉车里,拉着“收获”的小拉车,夫妻俩欣欣然地回家了,此时街道的人渐渐多起来。清晨的江面太阳刚刚升起来,江面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非常美丽。回到家,他们开始在厨房忙碌着。将肉淘洗干净后,刘大叔便给肉拌佐料,先后洒了盐、花椒、酒等调料,搅拌均匀,时不时地用舌尖尝尝咸淡。刘大叔将肠衣的一端套上塑料环,便成了“漏斗状”,抓取几块肉从漏斗口慢慢地塞进去。一灌一挤,薄薄的肠衣逐渐变得充盈,肥瘦相间,显得肉味儿十足。张阿姨则准备灌肠用的肠衣,还有细绳、细针等工具。准备就绪后,就开始灌香肠了。每做好一节香肠,张阿姨就用细针在上面扎几个针眼,看似随意的动作也有讲究。“这针眼扎少了,气排不完,扎多了肠衣容易破。”大约两三个小时后,一串串粗细匀称、色泽鲜艳的香肠成型了,刘大叔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挂在阳台上的竹竿上进行晾晒。这是烟熏腊肠所用的燃料,这些都是刘大叔从外面整理收集回来的,所有工序都自己做才吃的放心。有人说,头一年灌制的香肠,第二年吃的时候会有一股特别的滋味,回味无穷。或许当他乡游子吃着家人亲手准备的香肠时,吃的是美味,回味的更是家人的爱、家乡的味道。

    110日,晨曦微启,薄雾未消的嘉滨路上人烟还比较稀少。家住东海一期的刘大叔和妻子张阿姨走出了小区门口,记者也一路跟随。他们穿过一条名叫登云街的背街,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蟠龙路市场北门处的一家土猪肉店铺。

    每当临近年关,夫妻俩都会亲手制作一些腊肠,寄给远在山西工作的儿子。张阿姨觉得,人不管走多远都会想念家乡的味道,尤其是这“年味儿”。“我们这儿只有吃过了香肠,才叫过了年。”

    而制作腊肠,还得从选肉开始。只见肉铺的案板上摆放和悬挂着大小不一的新鲜猪肉,对于有选择困难症的记者来说,挑选起来实在无从下手。张阿姨说,挑选灌香肠的肉是有窍门的。她指着案板上其中一块肉说:“要这种前夹子肉,你看,皮厚肉鲜,一看就是‘粮食猪’的肉。”挑选完肉后,经过称重、烧皮、切块,最后刘大叔将装袋的猪肉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购物手拉车里。

    拉着“收获”的小拉车,夫妻俩欣欣然地回家了,此时街道的人渐渐多起来。回到家,他们开始在厨房忙碌着。将肉淘洗干净后,刘大叔便给肉拌佐料,先后洒了盐、花椒、酒等调料,搅拌均匀,时不时地用舌尖尝尝咸淡。张阿姨则准备灌肠用的肠衣,还有细绳、细针等工具。准备就绪后,就开始灌香肠了。

    张阿姨将肠衣的一端套上塑料环,便成了“漏斗状”,抓取几块肉从漏斗口慢慢地塞进去。一灌一挤,薄薄的肠衣逐渐变得充盈,肥瘦相间,显得肉味儿十足。每做好一节香肠,张阿姨就用细针在上面扎几个针眼,看似随意的动作也有讲究。“这针眼扎少了,气排不完,扎多了肠衣容易破。”

    大约两三个小时后,一串串粗细匀称、色泽鲜艳的香肠成型了,刘大叔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挂在阳台上的竹竿上进行晾晒。“差不多晾几天,让它出出水份,就可以熏制了。”看着忙活一上午的成果,刘大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有人说,头一年灌制的香肠,第二年吃的时候会有一股特别的滋味,回味无穷。或许当他乡游子吃着家人亲手准备的香肠时,吃的是美味,回味的更是家人的爱、家乡的味道。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Copyright ©2014-2015 JRHCW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合川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希尔安大道225号文化艺术中心A区3楼 邮编:401519 招商电话:023-85138388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