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城水军码头 被遗忘的宋代军港遗址
2018-03-16 10:30   责任编辑:赵静瑜   来源:合川日报
南水军码头航拍图(区文管所供图)

宋元合川“钓鱼城”之战,合州军民浴血奋战36年,取得了击退蒙(元)倾国之师、击毙蒙哥的伟大战绩,创世界战争史奇迹,古钓鱼城也因此被誉为“上帝折鞭处”“东方麦加城”。

作为创造古代战争史奇迹的钓鱼城,枕嘉陵江、涪江、渠江交汇之口,其地三面据江,危崖拔地,集“战、古、奇、险、雄、秀、幽”为一体。在那场闻名全世界的战役中,钓鱼城水军码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遗憾的是,世间记住了战争往事,却遗忘了水军码头。

南水军码头遗址被淹没现状 记者 刘亚春 摄

记者从区钓管局了解到,钓鱼城筑有南北两个水军码头,是国内仅存的宋代军港遗址。在钓鱼城36年抗战中,守城军民多次在水军码头苦战,成功控扼了江面,阻止了蒙、元大军顺江东下。

现在人们所了解和知晓的钓鱼城水军码头,就是南水军码头。南水军码头位于钓鱼城山南嘉陵江左岸边的缓坡之上,东、西、南三面临江,西北挡墙斜上方与山顶环形城墙相连。整座码头分为东、西两大部分,总长400余米,两侧以一字城墙屏障,后有一道均高20米的自然山崖为退守防线。码头的东部为自然港湾,供水军战船停泊,西部是前伸至江边的码头平台,以巨石垒砌而成。遗址残基为高出江面约4米的四边形,长83米,均宽约60米,筑有5层平台,以供修造战船、给养囤积,以及水军驻扎和守城将领指挥作战之用。

水军码头的城墙与普通城垒不同,它的城墙通体由灰黄、红棕色黏土逐层夯筑,于外部砌筑护坡条石加固而成,在保证坚固的同时能抗击江水的冲刷。在这些城墙上,可以看到连排着的大约半米直径的大洞,共二十余个。宋人将这些柱洞从顶部或者侧面打穿到城墙底部,再用坚硬的木棒插入柱洞中,就像现代钢筋混凝土结构中钢筋对建筑加固一样。露在外面的部分,可以搭上软的皮草或者编织物,如果敌人的炮弹打过来还能起到缓冲作用,整体设计严谨而精妙。

水军码头与南外城紧密结合,构成了钓鱼城主城之下山地设防和江岸设防的综合攻防体系,并由此而形成水军码头依托外城、外城依托主城的梯次配置。这一充分利用地形,层层设防,退可守,进可攻的防御布局史无前例,是钓鱼城军民的又一伟大创举。

南水军码头遗址全景图(区文管所供图)

自水军码头浮出水面以来,专家们挖掘出土了元宋双方交战时的铁箭镞、铁爪钩、铁马掌、骨箭镞和礌石等文物。因为草街水电项目蓄水,南水军码头遗址现已大部分被江水淹没。目前,北水军码头尚未发掘,详情有待揭示。

古遗址名片

钓鱼城筑有南北两个水军码头,是国内仅存的宋代军港遗址,在“钓鱼城”之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寻古路线

从合川城区出发经南屏嘉陵江大桥或合阳嘉陵江大桥,到达钓鱼城山脚下、嘉陵江边,即为水军码头遗址。

记者 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