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副县长与干部儿子的微信聊天记录,在网上传开了......

2018-10-12 09:23   来源:重庆客户端

最近,一对父子的微信聊天记录,在网上热传。

父亲是重庆市忠县原副县长杨志刚,儿子是忠县安监局办公室副主任、安监局派驻金鸡镇傅坝村第一书记杨骅。

不过,现在他们父子俩不能聊天了。

今年8月21日早上8点多,重庆市忠县安监局派驻到忠县金鸡镇傅坝村担任第一书记的杨骅突发疾病,倒在了扶贫岗位上。

时到如今,李正琼坚持天天擦拭杨骅的遗像。上游新闻李斌摄

杨骅去世后,帮扶贫困户张启斌的女儿张荣梅在灵堂前失声痛哭。她说,就在事发前夜,杨骅还特地赶到她家吃晚饭,再三叮嘱她,就要上大学了,得把时间用到学习上,从接触异性朋友到别去歌城唱歌等细节都讲到了。

贫困户刘兴国,至今提起杨骅就感激涕零。他说,是杨骅四次到家中做工作,帮忙张罗砖瓦,支持改造危房。现在房子修好了,恩人却走了。

金鸡镇蜂水村支部书记彭涛说,并肩工作一年多,直到杨骅去世,才知道他是老县长的儿子。平日里,开完会杨骅就会拿起扫把扫地;食堂炊事员做饭忙,他就帮忙洗菜、剥蒜;修建“四好公路”查勘线路,杨骅带头钻丛林、攀悬崖,人晒黑了、皮肤也划破了。彭涛说,杨骅不摆谱、没架子,像兄弟、如朋友。

忠县安监局办公室梁兆珊回忆说,杨骅对人友善,他经常不忍心拒绝别人。在办公室工作,哪个科室赶个材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杨骅把关,甚至请他亲自操刀;谁的电脑、打印机坏了,只要吼一声,或者在微信、QQ里留个言,他准能丢下手头的活儿,急忙跑去处理。

杨骅(右二)生前在走访贫困群众。(金鸡镇政府供图)

杨骅走了,办公楼里还时常出现“杨骅”“骅骅”“杨哥”“骅哥”求助声,只是再没有他“马上到”“立即办”“这就来”的回应了。

梁兆珊抱怨过杨骅不懂拒绝,杨骅却说,在局办公室工作,这些小事就该努力多做、用心做好。

忠县安监局局长岳忠华说,杨骅今年48岁,至今还是办公室副主任,但他从没因为职务晋升找过组织。他的父亲、忠县原副县长杨志刚也没为儿子在这方面说人情、打招呼。

把群众当亲人、以脱贫为己任,9月中旬,中共忠县县委追授杨骅同志“忠县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在全县深入开展向杨骅同志学习的活动。

杨骅去世50多天了,领导、干部、群众,为啥还念念不忘他的勤恳、他的友善、他的质朴。随着采访的深入,杨骅生前与父亲的深夜微信聊天记录曝光,谈工作、聊扶贫、讲廉政,浓浓的父子情打动人心,款款公仆情怀又让人感佩至深。

从县局办公室工作到进村扶贫,杨骅说,这是新的课题、新的起点,但他热爱这份工作。


儿子觉得办公室工作太闭塞了。父亲开导他,办公室工作做得不错,扶贫工作更锻炼人,是金子总会发光。


儿子第一次走上讲台发言,父亲关心地问紧张吗?当儿子回复“心很平静,很好”时,老父亲给儿子发了“大拇指”表情包,就像小时候给予儿子的表扬。

儿子从蜂水村驻村工作队员调整到傅坝任第一书记。父亲提醒儿子,不能迎来送往,听习主席的话,低调做人。


村里的水有鱼腥味,只能用矿泉水泡面。杨骅很乐观,他说,一个人幸福的生活从这里开始。父亲关爱儿子,让他买纯净水煮饭,用村里的水洗漱。


儿子发来一个违纪通报,父亲提醒“这些教训很深刻,下乡工作要严守党纪国法!”并告诉儿子,“热情、周到、廉洁”是干部的基本素质”。

……

多少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父子俩就这样在微信里聊天,但没有聊过关于提拔、待遇方面的话题。


现在,杨志刚依然坚持给杨骅的手机充电、上网,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打开手机看着这些聊天记录。他说,很想再发微信过去,可儿子再也不会回复了。

“就当他一直在傅坝扶贫吧。”杨志刚安慰自己。说完,一滴眼泪滴在手机屏幕上,模糊了杨骅的头像。


杨志刚与老伴、儿媳看望慰问贫困户张启斌、刘兴国。

9月3日,杨志刚与老伴、儿媳带着被子、食用油等物品前往金鸡镇,看望慰问贫困户张启斌、刘兴国。杨志刚说,儿子走了,对贫困户的帮扶关爱,他与家人还会坚持下去……


向奋斗在扶贫路上的人民公仆致敬,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张年轻的面孔!


编辑:曹国会(今日合川网)

更多合川资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如果你有感人事、烦心事、新鲜事,关注“今日合川”客户端,点击政务问政平台爆料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