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3岁的余辉全从10岁开始学习木工和雕刻技艺,40多年来,他一直与各式各样的木料打交道,造家具、造农具、造木模具,年过半百,又爱上了造乐器。

匠者,手艺人也。一双手的创造能力有多强?宏大一点的,可以创造出改变世界的东西,微小一点的,也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从事木工行业40多年的余辉全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将半生的“痴”都托付在了双手之间、雕琢之时。12月14日,记者前往余辉全家中,参观了余辉全的工作室和作品,也了解了他这些年来的创作经历。

在余辉全的工作室里,除了堆积的成千上万的木料、各种各样的木工工具,剩下的就是经由他的巧手制作出的木工作品,从一张小小的雕刻画到办公桌大小的茶台,都是余辉全精湛手艺的最好证明。

记者一进入他的工作室,就被他制作的那张茶台吸引了,茶台上盘踞着一条龙,龙首栩栩如生,龙鳞片片分明,这是余辉全耗时10多天,一点一点雕出来的。

木工雕刻是精细活路,需要工匠沉下心来,花上一定时间去打磨自己的作品,所以,真正的匠人须得能够坚持、耐得住寂寞,在这方面余辉全很有发言权,他在坚持做木工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大半生。

“我是10岁开始跟着邻居一个木工师傅学习木工技艺的,学了10多年,最初只是利用寒暑假学,初中毕业以后就正式拜师,专门跟着师傅学、给师傅打下手。”余辉全说。1980年左右,余辉全开始自己单干,给有需要的客户制作家具、农具、门窗,还在机械厂做了8年的木模具,他的木工技术也在一年一年的打磨中愈渐成熟。

余辉全说,他做木工主要依靠“三力”:体力、耐力和智力。一开工,常常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而且全程站着做,这要求他拥有很好的体力和耐力。做木工不仅要动手,也要动脑,功能设计、数据计算都需要木匠们开动脑筋,所以,智慧对木匠来说也尤为重要。

余辉全说:“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做的小提琴能够走出合川、走出重庆、走向国际,让世界知道,一个中国的农民也能制作出高雅乐器,我会继续努力,用中国木料,做中国人的琴,让中国人的琴走向世界。”

今年53岁的余辉全从10岁开始学习木工和雕刻技艺,40多年来,他一直与各式各样的木料打交道,造家具、造农具、造木模具,年过半百,又爱上了造乐器。一个只有初中学历、完全不懂音乐的人却通过自己的探索钻研成功制作出了小提琴,并且在2019年第八届中国(重庆)文化产业博览会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获得2019第四届“工匠杯”设计创作大赛银奖。

匠者,手艺人也。一双手的创造能力有多强?宏大一点的,可以创造出改变世界的东西,微小一点的,也能改变自己的生活。有人可能会说:“创造是发明家的事,是设计师的事,像我们这样平凡的人,能创造出什么改天换地的东西呢?”其实,很多匠人都是平凡的,他们隐藏在市井之中,以双手创造着属于他们的辉煌。

十岁初学技 日日勤打磨

在余辉全的工作室里,除了堆积的成千上万的木料、各种各样的木工工具,剩下的就是经由他的巧手制作出的木工作品,从一张小小的雕刻画到办公桌大小的茶台,都是余辉全精湛手艺的最好证明。记者一进入他的工作室,就被他制作的那张茶台吸引了,茶台上盘踞着一条龙,龙首栩栩如生,龙鳞片片分明,这是余辉全耗时10多天,一点一点雕出来的。木工雕刻是精细活路,需要工匠沉下心来,花上一定时间去打磨自己的作品,所以,真正的匠人须得能够坚持、耐得住寂寞,在这方面余辉全很有发言权,他在坚持做木工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大半生。

既当手工匠 也做“知音人”

做一名普通的木匠不是余辉全的终极目标,他不仅想做个手工匠,也想做个“知音人”,哪怕不懂音乐,也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制作出优质乐器。2009年,余辉全认识了一位拉小提琴的朋友,朋友听说他当过模型工,又看到了他那些精致的木器作品,提议他可以试试做小提琴。

抱着这样的想法,余辉全开始试探着做小提琴,他没学过音乐,不懂任何乐理知识,只能通过过去做木工的经验,结合做小提琴的相关资料一点点摸索。他也请教了很多小提琴乐手、做小提琴、研究小提琴的专家,综合了各个专家的经验和知识,终于成功制作出了小提琴。那时候余辉全做出来的小提琴虽然能够使用,但音色并不好,也达不到较好的演奏效果,于是,他又不断琢磨,反复实践,直到去年才逐渐制作出音色较好的小提琴。

谈到接下来的计划,余辉全表示,他还是想将制作小提琴作为主要的工作方向,有空也会研究一下二胡和古琴的制作,当然,做家具、农具的技术他也不会放下,他说:“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做的小提琴能够走出合川、走出重庆、走向国际,让世界知道,一个中国的农民也能制作出高雅乐器,我会继续努力,用中国木料,做中国人的琴,让中国人的琴走向世界。”

第137期
余辉全说:“我会继续努力,用中国木料,做中国人的琴,让中国人的琴走向世界。”
木匠也是“知音人”:半生痴绝处 唯有雕与琢
文/王灿  图/李文静

今年53岁的余辉全从10岁开始学习木工和雕刻技艺,40多年来,他一直与各式各样的木料打交道,造家具、造农具、造木模具,年过半百,又爱上了造乐器。

匠者,手艺人也。一双手的创造能力有多强?宏大一点的,可以创造出改变世界的东西,微小一点的,也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从事木工行业40多年的余辉全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将半生的“痴”都托付在了双手之间、雕琢之时。12月14日,记者前往余辉全家中,参观了余辉全的工作室和作品,也了解了他这些年来的创作经历。

在余辉全的工作室里,除了堆积的成千上万的木料、各种各样的木工工具,剩下的就是经由他的巧手制作出的木工作品,从一张小小的雕刻画到办公桌大小的茶台,都是余辉全精湛手艺的最好证明。

记者一进入他的工作室,就被他制作的那张茶台吸引了,茶台上盘踞着一条龙,龙首栩栩如生,龙鳞片片分明,这是余辉全耗时10多天,一点一点雕出来的。

木工雕刻是精细活路,需要工匠沉下心来,花上一定时间去打磨自己的作品,所以,真正的匠人须得能够坚持、耐得住寂寞,在这方面余辉全很有发言权,他在坚持做木工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大半生。

“我是10岁开始跟着邻居一个木工师傅学习木工技艺的,学了10多年,最初只是利用寒暑假学,初中毕业以后就正式拜师,专门跟着师傅学、给师傅打下手。”余辉全说。1980年左右,余辉全开始自己单干,给有需要的客户制作家具、农具、门窗,还在机械厂做了8年的木模具,他的木工技术也在一年一年的打磨中愈渐成熟。

余辉全说,他做木工主要依靠“三力”:体力、耐力和智力。一开工,常常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而且全程站着做,这要求他拥有很好的体力和耐力。做木工不仅要动手,也要动脑,功能设计、数据计算都需要木匠们开动脑筋,所以,智慧对木匠来说也尤为重要。

余辉全说:“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做的小提琴能够走出合川、走出重庆、走向国际,让世界知道,一个中国的农民也能制作出高雅乐器,我会继续努力,用中国木料,做中国人的琴,让中国人的琴走向世界。”

今年53岁的余辉全从10岁开始学习木工和雕刻技艺,40多年来,他一直与各式各样的木料打交道,造家具、造农具、造木模具,年过半百,又爱上了造乐器。一个只有初中学历、完全不懂音乐的人却通过自己的探索钻研成功制作出了小提琴,并且在2019年第八届中国(重庆)文化产业博览会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获得2019第四届“工匠杯”设计创作大赛银奖。

匠者,手艺人也。一双手的创造能力有多强?宏大一点的,可以创造出改变世界的东西,微小一点的,也能改变自己的生活。有人可能会说:“创造是发明家的事,是设计师的事,像我们这样平凡的人,能创造出什么改天换地的东西呢?”其实,很多匠人都是平凡的,他们隐藏在市井之中,以双手创造着属于他们的辉煌。

十岁初学技 日日勤打磨

在余辉全的工作室里,除了堆积的成千上万的木料、各种各样的木工工具,剩下的就是经由他的巧手制作出的木工作品,从一张小小的雕刻画到办公桌大小的茶台,都是余辉全精湛手艺的最好证明。记者一进入他的工作室,就被他制作的那张茶台吸引了,茶台上盘踞着一条龙,龙首栩栩如生,龙鳞片片分明,这是余辉全耗时10多天,一点一点雕出来的。木工雕刻是精细活路,需要工匠沉下心来,花上一定时间去打磨自己的作品,所以,真正的匠人须得能够坚持、耐得住寂寞,在这方面余辉全很有发言权,他在坚持做木工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大半生。

既当手工匠 也做“知音人”

做一名普通的木匠不是余辉全的终极目标,他不仅想做个手工匠,也想做个“知音人”,哪怕不懂音乐,也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制作出优质乐器。2009年,余辉全认识了一位拉小提琴的朋友,朋友听说他当过模型工,又看到了他那些精致的木器作品,提议他可以试试做小提琴。

抱着这样的想法,余辉全开始试探着做小提琴,他没学过音乐,不懂任何乐理知识,只能通过过去做木工的经验,结合做小提琴的相关资料一点点摸索。他也请教了很多小提琴乐手、做小提琴、研究小提琴的专家,综合了各个专家的经验和知识,终于成功制作出了小提琴。那时候余辉全做出来的小提琴虽然能够使用,但音色并不好,也达不到较好的演奏效果,于是,他又不断琢磨,反复实践,直到去年才逐渐制作出音色较好的小提琴。

谈到接下来的计划,余辉全表示,他还是想将制作小提琴作为主要的工作方向,有空也会研究一下二胡和古琴的制作,当然,做家具、农具的技术他也不会放下,他说:“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做的小提琴能够走出合川、走出重庆、走向国际,让世界知道,一个中国的农民也能制作出高雅乐器,我会继续努力,用中国木料,做中国人的琴,让中国人的琴走向世界。”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Copyright ©2014-2015 JRHCW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合川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希尔安大道225号文化艺术中心A区3楼 邮编:401519 招商电话:023-85138388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